慢慢

还没发现人生意义的大龄宅女。

Retirement

翻译作品。补上授权。

原作者:silverlocusts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647929/chapters/15207232?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62028556

作者授权:



                                              退休


          (暴力锤子不小心活成了居家贤妻,妖娆根总偶尔来临幸。


      天气很热。地面覆盖着厚厚的尘土,天空绵延着无边的深蓝。shaw可以看见蒸腾的热气在空中闪着微光。她想起以前在沙漠中,骑在骆驼背上半梦半醒之际眼前出现过的幻景。它们似乎只在不经意间出现。


      她弯身捡起门廊上的啤酒,椅子因为她的动作在身下嘎吱作响,清凉的触感赶走了些许燥热。shaw喝了一大口,将啤酒搁到膝盖上,瓶身与她的来复枪碰撞发出清脆的叮咚声。


      周围十分安静。shaw还没决定是否喜欢这个地方。最近的人家在几英里之外,城镇还在更远的地方。她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有好几次喝醉之后没法开车,她就是从镇上的酒吧一路走回来的。


      从日影倾斜的角度判断,现在差不多午餐时间了,shaw想下午晚些时候她可以把汽车修理一下。又或是检查一下自行车。root好像更喜欢那辆自行车。她还得抽空去看看信箱。把啤酒喝光后shaw走回屋里,空调带来的凉意让人打了一个愉悦的冷颤。她给自己做了个三文治,站在水槽边吃完。从屋子后面的窗户看出去,灰尘漫天飞扬,纠缠的杂草错落分布连接着远处稀疏的树林和灌木丛。


      肩膀上来复枪的枪管散发着热量。shaw就那样随意把枪架在肩上,好像在对这些年遇过的所有操蛋军事训练官示威一样。她沿着屋子周围走了一圈,背心被汗水打湿。


      屋子周围的栅栏大部分是完好的。她没心情再去检查其他更高级的设施。走到车道的尽头,她查看了一下依然空空如也的信箱。然后只是为了好玩,她朝着那个“不准穿越”的指示牌扫射了几个回合。凌乱的弹孔让这地方看起来很渗人,shaw很满意这样的效果。


      清理自行车滤油器让shaw浑身都粘上了机油,中途她停下来从冷柜里又拿出一瓶啤酒,先用塞在后裤袋的破布擦了下手,然后拧开瓶盖。喝酒的时候,她想象着自己肮脏的手指会在root身上留下怎样的痕迹。


      shaw冲完澡出来,拧干头发,伸手想取下浴巾,布料却勾住墙上的钉子撕开了一道小口子。浴巾现在看起来破破旧旧,也许是时候买条新的了,但她很喜欢旧浴巾粗糙、硬挺的布料摩擦皮肤的感觉。她走进卧室,在屋里随意游荡让身体自然干燥。她决定今晚进城吃汉堡。


      穿戴整齐后,shaw盯着她丰富的手枪藏品,纠结今晚应该带哪把出去。她很享受带着一把枪在镇上明目张胆展示的感觉,虽然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她其实还藏了一把备用枪。最后她选了jericho 94塞进后裤袋,又把root的colt mustang绑到膝盖上。


      店里的自动点唱机好像一直重复播放着十首相同的歌曲。shaw甚至认出有些歌她在很小的时候就听过。没人在跳舞。


      至少汉堡还不错。shaw在酒吧吃双层芝士汉堡和薯条的过程中,没人过来打扰。她把一个体型是她两倍的壮汉痛扁一顿之后有了不合群的名声,大部分本地人都不会来招惹她。那其实是个大大的谎言,他们总试着用不同的方式向她表达善意,在shaw看来这比被揍或者遇到体型比她大得多的对手更糟糕。警长是最讨人厌的一个。他不久前看到shaw的海军陆战队纹身,在那之后便一厢情愿地和她称兄道弟。还好酒保知道闭上嘴巴。她喝着啤酒和威士忌酒后饮料。


      shaw喝酒之后就像被顺毛的猫咪一样通体舒畅。酒吧里某个她不记得名字的家伙试着跟她搭讪。她喝了一小口威士忌,等着他自讨无趣后走开。他看起来很年轻,之前没见过shaw。酒保看了shaw一眼,又递给她一瓶啤酒,好像想说点什么。她动了动嘴角,轻轻摇了下头。那家伙开始称呼她亲爱的,坐到她旁边的椅子上。点唱机和人群制造的喧闹声中,shaw听到了高跟鞋敲击木地板的声音。她刚想转身,那位不讨喜的仰慕者竟把手滑到她的大腿上。


      她做出反应之前,那年轻人的脸已经被狠狠撞上吧台,鲜血立刻从他的鼻孔流出来。shaw喝了一口啤酒,对酒保调皮地眨了下眼睛。那个可怜的家伙现在倒在椅子下面痛苦地呻吟,她代替他坐到位子上,径自拿起shaw的啤酒,一口气喝了大半。shaw注意到聊天的声音因为这次暴力事件中断了一小会儿。她试着忍住微笑。root的确知道怎样闪亮登场。


      root偏偏开回来一辆雪弗兰impela。开车回去的路上,shaw享受地听着引擎发出的突突声。她希望root会把车留下来给她。路上她们没说一句话。但shaw能感觉到自己的感官正在慢慢调整、放大,root的存在成了她所有感受的中心。root一手开车,另一只手全程都在爱抚shaw的大腿,她的腹中逐渐燃起一把火。root温柔地把她带进屋里,牙齿在黑暗中白的发亮。shaw对满室的黑暗又爱又恨。


      如果root留下来呆上几天,她们又会开始玩起抢夺控制权的游戏。但现在她们对彼此的渴望强烈到令人绝望。shaw很长一段时间都在纳闷她们怎么能在激情燃烧地如此剧烈所有东西都理所当然化为灰烬的夜晚存活下来。但是,她们总是平安无事。她们睡着的时候已经很晚,shaw用脚缠住root,让她牢牢靠岸。


      shaw很早就醒了,她穿上背心和root的裤子。尽管太阳刚刚升起,外面已经一片暖洋洋。她打开雪弗兰的车尾箱,毫不意外地找到了root带回来的礼物。满心欢喜把玩着一把猎枪的时候她注意到root站在门廊上看着她,身上一丝不挂。shaw随意地打量着这具如同自己的身体一样熟悉的娇躯。像所有青少年都曾有过的湿热的性幻想,她把root压倒在引擎盖上。


      在root的要求下,她们一起去采购日用品,不过她让shaw开车。root穿了一条可笑的女生气十足的裙子,好像她不是那个冷血无情的杀手一样。shaw倒是知道她裙子底下没穿内裤。


      root做了一些水果沙拉做晚餐,她担心shaw没有吃足够的维生素还有其他的什么健康元素。shaw翻了一个白眼,她还怀疑root蛋白质摄入量不足呢。她决定如果root还在的话,她要做牛排给两人当晚餐。


       root坐在门廊上,看着shaw清洗那辆impela。shaw把所有部件归位,root的目光让她很难集中注意力。弄完后,root在车后座上狠狠地要了她,她们第一次几乎同时高潮。


      root帮她拉上拉链,告诉shaw她很喜欢看她摆弄汽车的样子。shaw于是把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都花在折腾那辆Dodge Challenger的引擎上。root给她捎了一瓶啤酒,她们亲热的时候,shaw细细抚摸着她那条愚蠢的裙子下面赤裸裸的臀部。shaw喊停的时候满身脏污、大汗淋漓。她很享受毁掉root那条裙子以及在她身上留下无数黑色指印的过程。在让shaw释放之前,root高潮了三次。


     她们带着新枪来到shaw用几块波纹金属片打造的射击练习场。射击的时候,root向shaw描述了她第一次学会开枪的地方,那是在德克萨州一片远离市区的森林里,她用枪试着射中远处的锡罐。 练完射击后,她们坐在厨房的桌子旁,边清理枪械边喝啤酒。她们只在必要的时候说话。shaw不需要知道root最近几个礼拜都去哪了,重要的事情已经通过互相抚摸对方的方式传达给彼此。车修好之后,shaw想着要不要去一趟公路旅行,同时她也考虑着自己想不想带上root。


     太阳西沉了一些之后,root进屋补眠,shaw把枪整理了一遍。她得在地下室再做个架子来放root带回来的新武器。洗手的时候,报警器响了起来。shaw走进卧室把报警器关掉并看了一下监视器。root依然睡得很沉。一辆警车沿着车道开了上来。shaw把卧室的门关上,在门廊上等着客人,她的来复枪就靠在身旁。

      来人是警长。shaw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微笑着从车上下来。

     “晚上好,女士。”

     “警长。”

     他走上门廊,站在离shaw几英尺的地方,shaw注意到他的目光缓慢地扫过那辆impala。shaw想起在引擎盖上要root的情景,她的双腿间涌起一股热意。她忽略那股热意等着警长开口。

      “您来了一位客人,我听说。”

       那不是一个问题,所以shaw并未回答。

      “您看”,他继续说,“我们接到一单投诉,关于昨晚发生在Ricky酒吧那里的暴力事件。”

      shaw努力不笑出来。

      警长看起来很不安。“您知道点什么吗?”

      shaw仔细地斟酌着字眼。“我跟打架无关。”

      警长点了几下头,他的拇指插在皮带上。shaw盯着他扫视了屋子一圈。她猜测是在寻找另一个人的痕迹。

     “也许您的客人朋友知道点什么?”

      shaw又一次保持沉默。

     “我们有目击证人说好像看到一个女人走进酒吧把那家伙的鼻子打破了,然后五分钟之后您跟那女人一起离开了。”

      警长舔了一下嘴唇,在shaw的注视下显得有些局促。

     “如果她还在这里的话,我想和她聊一下。”

      shaw叹了一口气。“如果她不在呢?”

    “那我猜我只能麻烦您提供她的名字和联系地址。”

      shaw听到这句话差点笑出声来。

     “警长,那家伙是要起诉吗?”

       警长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抬头看了看落日。

     “他还没决定。他也许不会起诉。我希望能和您的朋友谈一下。我不喜欢我的镇上有暴力事件发生。”

       他的话听起来轻描淡写,不失公允。但是shaw不确定他是不是会进一步追究下去。

     “你看这样行吗,我去跟我的朋友谈谈,而您继续维护这个镇子的和平。”

       他打量着shaw,”她会听您的?”

      “是的。”shaw撒了个谎。

       他点了点头,考虑了一会。“那好吧。您跟她谈谈,说明一下这里是个平静的小镇,我们不希望惹麻烦。请确保类似的事情不再发生。”

    “我会的。”

 

      root在睡梦中把被子踢开了,shaw花了一些时间来欣赏眼前的景色。粉彩色的短裤和上衣让root看起来像刚加入学生联谊会的纯情少女。shaw决定把她绑起来,作为制造了这么多麻烦的惩罚。shaw尽情地玩弄她的身体,直到她的内衣上出现湿润的痕迹。她甚至都没有脱掉root的短裤,就让她高潮了两次。然后,她严厉批评了root过于引人注意的行为。root对她露出狡黠的笑容,shaw知道她肯定会想方设法报复回来。

      她去为两人准备晚餐。


      天全黑之后,她们坐在车盖上,欣赏着夜空。天气刚刚转凉,shaw很喜欢坐在旁边的root身上散发的热量。root告诉她每当出远门的时候她总是很喜欢看着夜空,因为不管她们距离多远,她知道相同的星星也在照耀着shaw。shaw之前从没想过星星会是连结她们的力量。星星在她的眼里总是疏远和无情的,它们对世间万物不屑一顾。她理解root想要表达的意思。这种感觉还不赖。


      root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把shaw捆绑起来,她的屁股被折腾地一片通红。shaw高潮了六次才被批准睡觉。shaw醒来的时候,root和impala都不见了。厨房的桌子上留下了一个文件夹,shaw把咖啡放上去煮之后才打开了文件夹。里面是更多的地契和建筑蓝图。root也留下了一封信,里面提到bear很快会来和她作伴,shaw马上开始计划她跟bear要一起做的事情。


      吃完早餐,shaw开车进城打了几通电话。她发短信到root留下的电话号码,告诉她第二阶段的工作已经开始。回去的路上,她提醒自己跟root确认将找别人来致欢迎词。如果让她做,她肯定能在第一天就吓死大部分新学员。想到这,shaw在座位上打了个冷颤。她的屁股怎么有刺痛的感觉。






评论(11)

热度(100)

  1. Aurapporo慢慢 转载了此文字